“两个这样的中国女人,就可以让日本沉没”

发布日期:2019-05-24

    来源|HUGO(ID:microhugo)

    作者 |素衣回中原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12月13日。

    

    第五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。

    

    81年前的这一天,日军开始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。

    

    30万同胞惨遭杀戮。

    

    张纯如在《南京暴行:被遗忘的大屠杀》提到,一位历史学家曾经估算:

    

    如果让所有南京大屠杀的死难者,手牵着手,长度可以从南京到达杭州,延展距离约两百英里长。他们身上的血共重达一千两百吨。尸体可装满两千五百节火车车厢。如果把这些人一个个叠起来,将达七十四层楼高。

    

    浩劫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

    1937年至1945年。

    

    至少20万中国女性被强征为“慰安妇”。

    

    3500万中国军民在战火中伤亡。

    

    9500万中国人成为难民。

    

    山河破碎,尸横遍野。

    

    人世间最大的恶,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

    关于日军的细菌战细节,过去,外界知之甚少,就连很多中国人,都不太清楚。

    

    日本是资源小国,为了节约成本,医学博士出身的石井四郎提出,打仗应该用穷国的核武器:细菌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于是,中国东北成了日军细菌战的活体实验基地,臭名昭著的731部队在这里伸出獠牙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现在的年轻人,有多少人知道,日军在中国哪些地方大面积使用了细菌武器?

    

    又有多少人知道,死于日军细菌战的无辜百姓到底有多少?

    

    野蛮的日军在活体实验中,甚至对每一个器官都分门别类进行了解剖和观察取样,以获得细菌武器作用于人体各个器官的效果。其残忍程度,可以用灭绝人性、惨绝人寰来形容。

    

    很少有人知道,中国有一个女人,卯足了劲,一直在跟日本政府死磕,只为身后一群七老八十的日本细菌战受害者,讨回公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她,就是王选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1952年出生于上海,杭州大学英语系毕业后,她去了父辈的家乡义乌教书8年。

    

    然后,去了日本筑波大学留学,成绩优异。

    

    毕业后,她在日本获得了一份优越的工作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果不是1995年发生的一件小事,彻底改变了她的命运,她这一生应该会轻松很多吧。

    

    那天,她在日本的家中随手翻阅《日本时报》,看到一条新闻:

    

    首届731部队国际研讨会在中国召开,几位来自义乌崇山村的中国农民,准备起诉日本政府,控告其在二战期间使用细菌武器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崇山村,我的家乡!”这条新闻一下子唤醒了她的年少记忆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从小就听村民说,日本人在村里放鼠疫,396个村民惨死,家中8位亲属死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据家人说一位叔叔死时才13岁,凄厉地嘶叫了一整夜,最后整个人蜷缩成一团,变成了黑色……

    

    她怎么也想不到,居然会有细菌战这回事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很想知道,侵华日军731部队和义乌崇山村的证据链、事实链究竟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王选就这样卷入了历史的洪流。

    

    她决心为无数中国受害者鸣冤昭雪,放弃了在日本的优厚待遇,走上一条对日诉讼索赔之路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为了弄清真相,她查阅了大量资料,四处走访。

    

    让她震惊的是,那段真正的历史,远比她想象中的更加灭绝人性!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为了做细菌实验,731部队可以把活生生的中国人,用高热风活活烤成干尸;把活人的头颅砍下来,装在汽油桶里做标本。

    

    据一名日本战犯供述,他亲眼看见日军军营里堆放着约150个汽油桶,每个汽油桶里面都装着中国人的头颅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战犯菊地修一则更详细地描述了人体试验全过程:

    

    首先把俘虏的咽喉割开,不让发声,再施行盲肠手术,拿手枪射击肠子,又把肠子割开,再缝合,就那样搁在医务室观察。第3天施行隔断关节手术后,抬到院子里,拿手枪射击还活着的俘虏头部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们把细菌注入西瓜,把白砂糖做成糖水,在里面掺入沙门氏菌,强迫中国人吃下去,让他们全部感染细菌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日军打着免费治疗鼠疫的幌子,把鼠疫感染者诱骗过去进行活体解剖。

    

    18岁的村民吕小奶在众多患者面前,被日军捆在椅子上,蒙上脸,用刀割破肚子,活活挖出心肺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有个731部队成员这样回忆解剖过程:

    

    他们将孩子活生生地解剖,拿出内脏称量。更多被活体解剖的人,在解剖结束后,已经看不出人形,只剩下一堆肉。

    

    所有这些被用于人体实验的囚犯,没有一个人能活着离开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他们甚至对怀孕的妇女进行活体解剖,取出里面的婴儿,又对婴儿进行解剖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每一条活生生的生命,在他们眼里,不过是一堆用来做实验的材料而已。

    

    1939年至1945年,日军多次播撒病菌,造成230万人患病,超过85万人死亡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这些灭绝人性的做法,残忍血腥的行径,已经超出了人性的底线,让人禁不住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进行这些细菌试验的日军,多是从东京大学、京都大学等日本高校招募来的医学生,他们接受了日本政府的巨额援助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从治病救人的医生,到泯灭人性的恶魔,不过是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当日本准备投降时,恶魔731部队不仅销毁了在华全部证据,还将关押的俘虏全部用毒气杀死,然后放出大量饱菌鼠和跳蚤,导致鼠疫疯狂肆虐中华大地,大量无辜百姓惨死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战争结束后,劣迹斑斑的日军战犯们,居然逃脱了正义的审判。

    

    731部队主谋石井四郎回日本后,不仅没有受到惩罚,还得以善终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们以将人体实验资料提供给美国作为条件,免除了审判。

    

    然而,对于很多战争受害者来说,细菌战在中国还没有结束,战争的创伤并没有因时间的流逝而愈合。

    

    那些在日军细菌战中幸存下来的人,病痛和梦魇永久地留在他们身上,折磨着他们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们的伤口还在流脓流血。

    

    腿脚上是巨大的粉红色伤口,周围布满焦炭一样斑驳的纹路。伤口好了烂,烂了好,反反复复几十年,无药可救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有的村子里几乎家家都有人烂腿烂脚,烂死在床上的大有人在。有人为了保命,只能把腿锯掉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正义始终缺席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们一直没有等到日本的道歉,可我们很多中国人却快将此彻底遗忘。

    

    那些受害者都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人,是王选,一个人带着他们去日本,一次次走上日本法庭。

    

    有好多次,受害者无法出席时,是她,作为唯一的中国人,孤零零地站在原告席,哭着打官司……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这样艰难的历程,她经历了29次,每一次都亮出桩桩铁证,让日本人无法辩驳。

    

    然而,29次出庭,却无一例外的,均以败诉告终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日本法院认定:个人无权向日本政府索赔。

    

    除了为细菌战受害者争取赔偿外,王选还做了一件更难的事——修补历史的黑洞。

    

    她和一批大学生志愿者团队,深入中国细菌战受害地,查档案,访问幸存者,记录口述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们收集到900多位细菌战烂脚人的调查、口述、影像,堆集成侵华日军细菌战的铁证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2005年,她带着10名中国老人,走进了日本内阁总理府去请愿。

    

    她告诉对方:“我站在你们面前,既不代表中国人,也不代表日本人,我是代表一个人站在你们面前。细菌战是人类历史上最罪恶的一次犯罪,日本政府应有勇气承认自己的过错,并积极调查事实真相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正是她的坚持,让日本法院首次承认了日军细菌战的真实历史。判决书上这样写道:“不得不说旧日本军实施的,该战争行为,是不人道的”。

    

    之后,日军细菌战,被正式写进了日本教科书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为了给这些受烂脚病折磨的老人治病,王选发起“细菌战烂脚病人救助”爱心募捐,募得120多万元。

    

    共计资助了80名烂脚老人的治疗,耗费110万元左右。

    

    那些接受救治的老人,大多已经在烂脚病中痛苦了七十多年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们终于住进了医院。

    

    当年施放细菌的都是日本医学博士,现在治疗创伤的都是中国最顶级医生,这是一场迟到70年的较量。

    

    好在,中国医生们成功找到了医治方案,把这些老人从恶臭的烂脚中解脱出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个叫傅君华的老人,治好了烂脚之后,高兴地说:

    

    “70年了,我第一次穿上了袜子”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时候的王选,已经为细菌战奋战了整整23年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从生活安逸的中年人,变成了一个66岁的老人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有人问她:“你折腾了半天,官司赢不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

    她说,“从法律上,我们也许赢不了,但是,从道义上,我们要赢,从公关上,我们要赢。如果日本不承认,我们可以世世代代与他们打官司……”

    

    可真正残酷的是,她的那一支告状大军人数越来越少,他们正在一个接一个的离开。

    

    当年参加起诉的180位原告代表,现在仅剩不到三分之一在世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很快,这世上就再也没有见证细菌战的人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王选这些年,得到了什么?

    

    一位不图任何报酬,坚持与日本政府较劲的中国女人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位经常被人骂“有病”,不被国人理解的中国女人。

    

    她几乎花光了自己全部的积蓄。

    

    民间索赔这条路,实在是太艰辛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时间是最大的敌人,也是日本的武器。

    

    细菌战受害者原告团的一位老人逝世后,王选本以为老人的儿子会继续像他的父辈一样坚持下去,没想到老人的儿子却放弃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更加令人心寒的是,宁波细菌战调研人员在开明街,曾经指着“侵华日军细菌战宁波鼠疫区遗址”纪念碑,问路过的15位市民:这碑为什么而立?

    

    结果只有3个市民知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国人为何如此敢于遗忘?

    

    王选说,不能忘!

    

    我们要将细菌战的罪行揭露于世。多一个人知道,就多一份力量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正是因为她的坚持,全世界都知道了日军当年在中国发动细菌战的丑恶行径。

    

    西方主流媒体还曾经对此做过专题报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美国历史学家谢尔顿说,“只要有两个王选这样的中国女人,就可以让日本沉没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然而,外界对她的谩骂声从没断过。

    

    日本右翼份子骂她,也就算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可为什么,有些国人也在骂她,恶意揣测,她之所以拼命做这些,就是想从背后取得巨大利益。

    

    对此,她一笑了之。

    

    她说:“所有受害者,不管是活着的,还是死去的,都有人之为人的基本权利,这是一个根本的价值判断问题,不要以为这可以用钱来衡量和补偿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很多人并不知道,民间学者是没有任何收入的。他们没有单位,没有职称,没有工资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们常年奔波在路上,吃住都挑最便宜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为了正义,她把自己的后半生都搭了进去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令人寒心的是,她几乎没有收到过来自中国民间的援助,没人愿意在这上面花钱,反倒是有些海外华侨和日本友好人士出面捐赠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66岁了还在抗争,以一己之力,对抗一个国家。这样一位传奇中国女性,她的故事,值得被更多的人知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正像她说的,这场官司,我们只能子子孙孙打下去,直至还原历史真相!

    

    可是王选,没有子孙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果有一天,她不在了,还会有人抗争吗?

    

    还会不会有人问:日本为什么还不道歉?

    

    相比之下,德国人不仅道了歉,公开谴责纳粹罪行,对受害者给予经济赔偿,还做出了“惊世一跪”。

    

    大是大非面前,只有道义,何来借口?

    

    日本不道歉,不止是中国的耻辱,也是人类历史的耻辱。

    

    看到了伤害,就无法再背过身去,装作不知道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可是有多少人,看到了伤害,却依然无动于衷!

    

    位卑未敢忘忧国。

    

    忘记历史,就意味着背叛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只要日本一天不道歉,我们就应该一直死磕下去!

    

    不让正义迟到得太久,不让受害者永不瞑目。

    

    致敬王选,致敬那些还在力争还原历史真相的中国人!

    

    作者:素衣回中原,HUGO的人。HUGO是整个微信好看的单身最多的地方,是全国最大的女性独立组织,这里有最烈的酒,最快的马,最美的姑娘,欢迎大家关注HUGO(ID:microhugo)。

, 1, 0, 7);